但很大程度上却是被政治化的货币形式

时间:2019-04-20 14:21       来源: 未知

  但财政部可能会通过不增加债务,只是按照市场价格来重估美国储备黄金的方式,凭空获得3550亿美元的资产(目前,美国财政部账面上的官方黄金记账价格为42.22美元每盎司,而市场上的黄金价格却为1285美元每盎司)。

  2013年和今年的本周,默克尔与德国央行成功进行了德国储备黄金的转运。这一行动可以安抚该小型的民族主义政党,并让其留在默克尔的联合阵营中。这就是德国转运黄金计划提前三年完成的原因所在,因为默克尔现在需要选票。

  如果国会不能及时增加债务上限,这将是解决政府突破债务上限的另一条途径。这个奇怪的黄金把戏并不是美国政府的新发明。实际上,早在1953年时,艾森豪威尔政府就采取过相同做法。

  作为全球货币价格操纵计划的一部分,德国存放在纽约和伦敦的储备黄金可以在美国和英国的法律框架下进行租赁。而将这些黄金转运至德国法兰克福后就减少了黄金租赁的流动供应,也让操纵货币价格的行为变得更加困难。

  这些故事表明了一个现象,政客们表面上公开贬低黄金,背后却在密切关注黄金的任何风吹草动。

  随着美联储对黄金价格的放松,黄金市场的供应短缺,以及来自俄罗斯和中国持续不断的购买,必将会进一步提升黄金价格。

  来自媒体的报道称,美国财政部部长史蒂夫姆钦(Steve Mnuchin)和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刚刚访问了美联储位于诺克斯堡的金库,以了解美国国内的黄金供应情况。姆钦是美国历史上第3位访问诺克斯堡金库的财政部长,这也是自1974年以来,美国政府官员对诺克斯堡金库的首次正式访问,。

  所以不需要增加美国政府的债务,外界过去产生的一种感觉是,上周,美国政府喜欢忽视黄金,并要求美联储开始新一轮的钞票印发。而这些故事的发生也解释了一个原因:黄金虽然不是货币,但很大程度上却是被政治化的货币形式。凤凰iMarkets编译自ZeroHedge网站,也从来不关注黄金。也不需要国会通过债务上限的立法。由于新印发的纸币来自于对黄金价值的重估,尽管全球各国央行都不愿意看到黄金具有货币属性,但美国政府官员对诺克斯堡金库的访问,黄金市场流传着两个不同于寻常的故事两个故事给人的感觉都是非常怪异。却在为黄金给出一些货币形式方面的信心。一旦美国财政部重估储备黄金价格,其就可以依据1934年制定的《黄金储备法案》向美联储发行新的“黄金券”,

  德国转运回自己的储备黄金有来自两个时间点的驱动力,始于2013年(宣布日期)终于2017年(完成日期)。这两个时间点正好是德国的大选之年。现任德国总理默克尔将在2017年9月24日再次参选。默克尔想要再次连任,就很可能需要一个政治联盟。而在德国国内有一个规模较小的民族主义政党,其长期鼓动政府将存放在国外的储备黄金转运会本国。

  也许姆钦和麦康奈尔此行的目的,就是想确保美联储金库中黄金的储备情况,并为美国财政部发行新的“黄金券”做准备。

  背后的玄机可能是美国财政部拥有的现金不足。而到9月29日时,如果国会不同意增加债务上限,美国政府可能会面临破产。

  发生在德国身上的这件事情,是开始于2013年时一个收回黄金储备过程的结束。最初,德国央行首先要求其他国家归还德国存放在法国巴黎、英国伦敦和美联储纽约金库的储备黄金。

  但德国央行实际上并不是特别希望将储备黄金转运至本国。因为法兰克福没有完善的黄金租赁市场,德国央行也没有在德国法律框架下租赁黄金的经验。

  部分专业人士认为,随着各国陆续收回自己储存在美联储金库的黄金,美国政府可能会在极端情况下使用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案,并借此冻结和没收其他国家存放在美联储的黄金。这一法案属于《美国爱国者法案》中制裁敌对方贸易的一部分。

  随着荷兰、德国和奥地利开始收回自己的储备黄金,该法案已经成为欧洲地区开始讨论的一个政治问题。欧洲国家普遍希望从美国手中拿回自己的黄金,并安全转运至属于本国金库。而德国已经提前完成了自己的转运计划,其最初计划的完成时间是2020年。

  不管背后的真实原因是什么,官方对黄金如此多的关注,只不过是对黄金价格的一种心理提升。随着美联储对黄金价格的放松,黄金市场的供应短缺,以及来自俄罗斯和中国持续不断的购买,必将会进一步提升黄金价格。

  最近,作为德国央行对外宣布,他们已经完成了将储备黄金从国外金库向国内法兰克福金库的转运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