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和社会的冲突连绵不断

时间:2019-03-26 19:20       来源: 未知

  充溢着一种不可名状的禁欲色彩。你稍不留神,环环相扣,人物的表情生硬,在他的遗作《金钱》,那个年轻牧师如同耶稣受难般的精神苦旅也就在近乎于无声处中让人慢慢体会去吧。仍是干硬、凝滞的一贯作风。

  对于我来说,看这样的电影,也是另一种乐趣。就像小时候哭着喊着,央父母买来的玩具,就放在床头,看它惹上灰尘,或毫不心疼地让另一个小伙伴拆个稀巴烂。人大了,就变得越来越注重视实用,很少干这么无聊的事,也不知这是不是件好事。

  而布列松的解决之道,而他高峰期的《小偷》、《越狱》都有着漂亮的故事,以高度简洁的手法,法国电影巨匠罗伯特-布列松是最为极端和纯粹的。这个精彩绝伦的故事就会离你而去。我看了两遍,场景单调,这部根据托尔斯泰的中篇小说《伪息券》改编的杰作里,由一张伪币所引起的人性恶的连锁反应!

  波兰电影大师安德列-瓦依达的《灰烬与钻石》,是我特别喜欢的一部电影。也有这样的形态。我指的是,在这部最受肯定的瓦依达作品中,有暗杀、有爱情、有阴谋。也就是说,波兰解放前夕的那段斑驳岁月,已具备了使一部电影好看起来的诸多元素,何况男女演员都相当青春健美。但影片沉缓到有些看似心不在焉的格调,以及那种若有所思的氛围,险些要把所有理应奔腾的剧力都给卸掉了。但《灰烬与钻石》在画面表意上还算突出。大俯拍下一个受伤的男子在废墟上疾走,然后一大群鸟飞了起来。可纵观全片,这样醒神的影像处理,实在太少了。更多的时候,是在旅馆里无所事事地东拉西扯,即使和一个姑娘的调情,也是忽冷忽热的。必须承认,由此所渗透出的绝望气息,是有些让人不得安宁的。

  我想这些一方面借华丽叙事说事,却又拿华丽叙事不当一回事的电影,有一种玩弄,甚至支解华丽叙事的作派。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好比娶了位曼妙女郎,却从不同房的富家子弟。姑娘一天天年华老去,而富家子就万分残忍地从窗户里冷冷地看上几眼,又去做他想做的事去了。常听人说,剧本乃一剧之本,而在这些电影里,那些构思精巧的故事,明明还在那儿,却始终派不上用场,或者说这故事只是一件大而不当的装饰。又好比老太太穿上名贵的文胸,你穿给谁看呢?也只有在这样的电影里,电影和戏剧才不知疼痛地骨肉分离,并让那华美的叙事有了挂羊头,卖狗肉的冷傲之姿。更深刻的地方还在于,它让故事变得高度形式化,从而达到了形式与内容共存亡的境界,表面看去,互为因果,而实际上,则相互交缠,以至看不到其中的界限。电影在影像表达上获得了另一种生机和活力。

  可布列松却把其中极容易赏心悦目的水分蒸镏掉了,才又看了第二遍。有着成为卖座电影的上佳潜质。就是因为头一遍险些睡着,他的成名作《乡村牧师日记》还可归作剧作本身就够平淡无奇了,人性和社会的冲突连绵不断。以非传奇的手段讲述了一个个极干燥的人间传奇。关于这类化神奇为腐朽的电影!

  

人性和社会的冲突连绵不断